首页 > 突发·现场 > 镇海地标甬江口灯塔 污言秽语侵蚀“爱情宣言”
2016
05-10

镇海地标甬江口灯塔 污言秽语侵蚀“爱情宣言”

镇海地标甬江口灯塔 污言秽语侵蚀“爱情宣言” - 第1张  | 宁波新闻网

镇海地标甬江口灯塔 污言秽语侵蚀“爱情宣言” - 第2张  | 宁波新闻网

  白色的塔身,红色的塔顶,镇海甬江口的灯塔是当地一座地标性质的景观建筑。

  而今天记者在现场看到,不仅塔身能够得到的位置都写满了文字,绘满了涂鸦,甚至灯塔周围的围栏柱、地面景观石,也都被涂画满了,其中有不少的文字非常粗俗,甚至还有猥亵淫秽词句出现。

  三年前,媒体曾对“灯塔留言”进行了报道,当时,不少情侣和路过的游客会在上面写上对爱情的祝福和对友情的感言。没想到三年后,留言变了味。

  5月9日,记者联系了负责管理的宁波航标处镇海航标管理站,副站长李星告诉记者,其实,不管在灯塔上写什么内容,都是不允许的,每年航标管理站都要费大力气,花上1到1.5万元进行清理。

  3年前的“灯塔情书”

  2013年6月,是中国游客丁锦昊在埃及神庙上刻写“到此一游”遭到全国网友拍砖的“风口浪尖”,宁波镇海甬江口的一座灯塔上游客们图画的留言,却得到了网友们的宽容。

  记者曾对此做过报道,当时的留言几乎都非常浪漫。

  当时,虽然整面墙几乎被占满,上面又是涂鸦,又是表白,但几乎看不到不雅用语。一些留言虽然言语质朴,却情真意切,感人肺腑。

  爱情,让在上面留言的年轻人变成了哲学家,变成了诗人。似乎,每一段文字背后,都有一个曲折动人的爱情故事。

  还是看看,他们怎么写的吧:

  “有时候,没有下一次,没有机会重来,没有暂停继续;有时候,错过了现在,就永远没有了机会。为了一个你,我和多少人淡了关系,结果,你走了,我们也没了。”——东东

  “粟文斌,我爱你。你住进我心里面,告诉我什么是思念。你就是我(心中)颜色最美的烟火。”—— zxx

  还有一名叫“松松”的男子,在墙上呼唤女友的归来:“错过你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,你从我身边走之后,我每天都在想你。你感觉到没有?两年的时间过去了,对你的承诺我办到了,你没有做到我不怪你,也不恨你。真心祝福你哪天有空了,看看我好吗?不知道是否还能再和你见面。”

  “高珍君,我把你的名字写在了这里。如果哪天你看到。请你去看看我。老地方依然等着你,无论到什么时候,希望你能看到。”

  现在的满目疮痍

  然后,时隔三年,灯塔塔身上和周围围栏柱,甚至塔下地面上的景观石上,也都被涂鸦沾满,虽然大多数涂鸦还是以美好的浪漫宣言为主,却也被不少粗俗的文字侵占。

  记者大致走了一圈,发现有人这么写:

  “周XX真XX丑。”“性感风骚……妹妹很可爱。”“WZY之墓。”

  也有人对别人的浪漫宣言做了批注,原本两人要“好好的”宣言,被拎出箭头写上了“祝终身孤独”。

  更有甚者,不知道是借助了什么工具,攀爬到了正常人身高够不到的位置,用类似喷绘笔的工具画下大号的涂鸦。塔身上的几扇玻璃,都被砸碎。

  而记者还在灯塔基座上靠江位置,发现了吃小龙虾剩下的一地虾壳。

  漂亮的江景,来往不息的大轮船,周边精心布置的绿植和排列有序的景观石,原本美好的风景,因为这些元素,没了趣味。

  记者在采访时,不时也有走过的游客,远远地看到塔身上的涂鸦,饶有兴致地走近看看,表情却从刚开始的会心一笑,慢慢变成尴尬,然后摇着头走开。

  涂鸦会破坏航标标识

  记者联系了宁波航标处镇海航标管理站,副站长李星告诉记者,镇海甬江口景观灯塔是一座集助航和景观于一体的灯塔,由镇海区人民政府和宁波航标管理处共同投资建造,于2006年3月竣工。“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航标条例》,任何人都不得有损坏航标的行为。”

  李星说,航标的颜色、结构特征等都会向社会进行公布,以便利于来往船只识别,“如果灯塔上写满了涂鸦,会模糊上红下白的颜色,不利于船只识别。”李星说,根据《航标条例》第二十二条规定,危害航标及其辅助设施或者影响航标工作效能的,由航标管理机关责令限期改正,给予警告,可以并处2000元以下的罚款,造成损失的,应当依法赔偿。

  李星告诉记者,从他有印象开始,也就是5年前,灯塔和周围开始出现涂鸦,而每年五一和十一之前,管理站都要花1到1.5万元进行重新粉刷、清理。“但这也仅仅局限于塔身,围栏柱和周边的石头上,清理起来难度很大,几乎清理不掉。”

  “今年由于五一前下雨,所以计划在这周天气好了清理。”李星说,他们也采取过措施,比如借用附近单位的摄像头监控,但是来涂鸦的人大多都在晚上十点,摄像头只能拍到黑影,根本无法辨识,“而且就算抓到人了,我们也没办法处理,只能报警,但报警最多也就罚款了事,起不到预防的作用……”

  李星说,灯塔遭到涂鸦的情况他们也曾经委托过当地新闻机构进行报道,希望借此呼吁市民和游客不要再去涂鸦,但效果不明显。记者 龚振岳 贺元凯 郭戟铠

最后编辑:
作者:kelvin
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留下一个回复

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