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民生·城事 > 市民政局:宁波不少老年优待政策无户籍之分
2016
05-27

市民政局:宁波不少老年优待政策无户籍之分

市民政局:宁波不少老年优待政策无户籍之分 - 第1张  | 宁波新闻网

海曙白云街道牡丹社区的漂爸漂妈俱乐部经常搞活动。(资料图片)

  在看过《给“漂”来宁波的62岁老爸征个婚》后,我们为“螃蟹”与父亲间的温情所触动;在分享了《从漂泊到扎根的“牡丹样本”》后,我们为那些自我调整并融入宁波的“漂爸漂妈”们喝彩。

  从异地而来“漂”在宁波的老年人,何止报道所及的这几位。他们可能就在我们同一个小区里、同一个楼道间,或许就住在你的对门儿。今天,我们又能做些什么,帮助他们找回那颗缺失的心,成为一个爱上这座城的“新宁波人”?

  “老漂族”已成困扰都市家庭的新生问题

  “告别了几十年的老朋友、老同事,来到一个全新的城市,听着完全不懂的方言……你说都到了60岁,还‘移民’,这日子能有多开心?”这样的倾诉,在宁波启点心理咨询中心主任高明霞那里是“上座率”最高的话语。她告诉记者,近5年,其中心所接到的家庭咨询中,超一半的案例都涉及“老漂族”的问题。

  作为一座城市的“边缘人”,没有朋友、无法融入城市社区、缺少家人陪伴、生活习惯不同,是大多数“老漂族”们认为最难过的事情。高明霞说,毫无疑问,“老漂族”已成为现代都市困扰家庭的又一“新生”问题。

  “背井离乡、缺乏社交、心情苦闷,‘老漂族’可以说是一个比边缘更边缘、比弱势更弱势的群体。”宁波工程学院城市文化研究所所长吴廷玉表示,要帮助他们融入新城市,政府、社区、新老宁波人和“老漂族”本人,都要做出努力。

  心理历程要走四个阶段,最难熬是前3—6个月

  “刚来的时候,白天儿子媳妇儿都出去上班了,一个人在家真是无聊啊。我家住二楼,对面三楼住了一户湖南人,我们俩站阳台上都能聊半天。”今年68岁的王永敏来自陕西韩城,2005年来到宁波,跟儿子一起居住在周江岸路。她说,最难过的就是前几个月,后来,还是儿媳妇看见了社区里的活动通知,把她引着去参加,才算找到了情感的出口。现在,她练书法、学唱歌、教老人们编织毛衣,日子过得充实丰富。

  从心理特征角度,高明霞把“老漂族”的心理历程分为四个阶段:休克期—困难期—孤独期—适应期或抑郁期。“王阿姨的案例就是最好的佐证,老人漂到异地,可能前面3—6个月最难熬。”

  起初的一到两周,老人们虽然可能享受着“客人”的待遇,但在陌生的环境中,大多数老人会一时茫然,将处于焦虑状态,甚至有对未知的恐惧。

  随着家庭琐事及养育孙辈理念的差异逐渐突显,老人的认同感和价值感渐被打碎。同时,身在异乡又缺乏亲友及时的交流与疏导,随之进入了“困难期”。老人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,内心产生冲突,出现委屈心理。

  大概4—6周后,逐渐进入孤独期。由于气候、环境及饮食等因素,老人的生活出现诸多不便,思乡之情加剧,而由于言语沟通障碍,难以在短期内建立新的心理支持系统。由于归宿感的缺乏,他们变得越来越敏感。

  此后,通常“困难期”和“孤独期”会反复交替出现,整个过程短则1、2个月,长则6到8个月。经过家庭成员间不断磨合,最终迎来“适应期”,或因家庭矛盾不断激化进入“抑郁期”。

[1] 
[2] 

下一页 
尾页

最后编辑:
作者:kelvin
这个作者貌似有点懒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留下一个回复

你的email不会被公开。